• <tr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small id='j6dtNL'></small><button id='j6dtNL'></button><li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dt id='j6dtNL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6dtNL'><option id='j6dtNL'><table id='j6dtNL'>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tbody id='j6dtNL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6dtNL'></u><kbd id='j6dtNL'><kbd id='j6dtNL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6dtNL'><strong id='j6dtNL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6dtNL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6dtNL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6dtNL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6dtNL'><em id='j6dtNL'></em><td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big id='j6dtNL'></big><legend id='j6dtNL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div id='j6dtNL'><ins id='j6dtNL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6dtNL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6dtNL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6dtNL'><q id='j6dtNL'><noscript id='j6dtNL'></noscript><dt id='j6dtNL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6dtNL'><i id='j6dtNL'></i>
                永利彩票 -- >> 新闻频道-- >> 国内新闻
                APP下载

                挑月子会所就像赌博 “高大上”背后是良莠不齐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7-12-01 09:41 来源:法制日报 赵丽

                  原标题:月子会所:“高大上”背后是良莠不齐

                  □ 本报记者 赵丽

                  “挑月子会所,完全就像是一场赌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所幸的是,刘琳这回赌赢了。在她看来,付钱越多,可能会越好,“但究竟怎样,只有住进去才知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北京一家投资公司工作的刘琳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以她的亲身经历看,看上去让人放心的月子会所,比鱼龙混杂的月嫂市场好不了多少。“真的是看运气,月子会所‘高大上’的宣传和价格背后实际上是良莠不齐,很多所谓的专业护理人员其实就是普通家政人员转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推销泛滥防不胜防

                  “虽然我平安度过了在月子会所里的40多天,但也有心惊胆战的时候。”刘琳向记者回忆说,“很多在月子会所的妈妈都觉得不用多管孩子,但是她们想过孩子在育婴房的情况吗?身边有朋友说,她的孩子在月子会所被喂了18支茵栀黄,医生说小孩最多只能吃3支,因为对肠胃有损伤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刘琳说,在她住进月子会所的第八天,她发现孩子嘴里出现一个小白斑,家人以为是鹅口疮,吓得够呛。驻所医生查看后说是奶块。婆婆知道后仍不放心,托亲戚找了位新生儿科专家咨询。这位专家看了照片后脱口而出,是烫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一年前入住某月子会所的程娟则没有那么幸运。花费了4万多元,住了28天,程娟说“不堪回首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出生后的第二周,孩子不再是吃了就睡的节奏。我是母乳喂养,喂孩子吃完后,孩子还会睁着眼睛躺一会儿,过半小时就开始小手小脚乱蹬,然后开始哭。对此,月嫂的解释是‘娃睁眼是在自己玩,玩累了饿了要吃,所以开始哭了’。之后,孩子一哭,月嫂就抱来让我喂奶。巅峰时,我每40分钟要喂一次奶,然而孩子还是没有睡。月嫂说是因为我奶水不足,孩子吃不饱才这样,非要让我给孩子加奶粉。好在我产前上过妇婴母乳喂养的课,被我拒绝了。于是,月嫂就把孩子哭闹的责任推给我。在月子里,我的脑子不是很清楚,因为这件事陷入了极度的自责。”程娟回忆说,整整一个月,她都在纠结这件事情。“孩子的睡眠质量越来越差,月子里甚至一个白天不睡觉。就在这种压力下,我在月子会所的最后一周陷入了抑郁失眠的状态,好在有家人的支持挺了过来。离开会所回家后,在家人的陪伴下,自己恢复了些,也上网看书重新学习了育儿知识,才发现真是被这家月子会所的月嫂坑得不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心情抑郁的情况下,程娟隔几天就要被月子会所的推销轰炸。“刚生完孩子那几天辛苦催奶,月子会所的查房医生就推销说办个泡脚套餐,说多泡脚就有奶了。我说问下医院的医生,她白我一眼就走了。月嫂也是推销各种东西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遭遇纠纷难以维权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相较于上海市民沈立(化名)的经历,上述经历可能只算小巫见大巫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立是复旦大学的一名教职工,因为孩子早产,他选择了一家位于上海市杨浦区的月子会所,让妻子在月子会所坐月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因为早产,孩子出生后在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半月。在符合出院标准后,我们选择愿意接受早产孩子的月子会所。接孩子的时候,月子会所派阿姨跟我们一起去医院。医生当时嘱咐,喂奶一定要慢,一顿奶分三次喂,喂完奶后一定要拍嗝。出院小结上也对这些事情进行了注明。到月子会所后,出院小结也复印交给会所护理部。几天后,会所给我们换了一名阿姨,据说她带过好几个早产的孩子。没想到的是,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就出事了。”沈立说,那天晚上,阿姨给孩子喂奶,喂完后没有拍嗝就将孩子横抱着,孩子突然溢奶堵住了呼吸道,“阿姨当时愣了一阵突然说‘坏了,没呼吸了’。我妻子赶紧喊人,会所的其他阿姨来了好几个,当时一片手忙脚乱,但孩子的脸色开始发紫,手脚完全无力。万幸的是,会所有一名当过护士的阿姨,她听到声响赶过来,这名阿姨很快将孩子倒立用力拍,孩子吐出一大口奶,这才好起来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天,沈立的孩子直接被送到医院的重症监护室,抢救到次日凌晨。住院大概两周左右,诊断为吸入性肺炎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后,在讨论责任问题时,沈立认为是月子会所的阿姨护理不当所致,但是由于房间内没有摄像头,不可能取证;月子会所的阿姨则表示是宝宝自己没有呼吸了,她及时发现,不仅无错反而有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双方存在重大分歧。孩子住院期间所有费用都是我们支出的,会所一分钱不肯出。我们找过相关部门,都说不归他们管。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。”沈立说,月子会所要么没事,一旦有事肯定不是小事,然而维权很难,甚至无法维权。“除非人命关天,会所实在脱不了干系。个人与机构对抗,基本上很难取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专业监管不可或缺

                  据了解,由于目前母婴保健在《国民经济行业分类》中没有专门的经营范围、行业类别表述及注释,所以被归类于居民服务中的“家庭服务”。因此,月子会所的开办没有专业要求,与普通商业机构一样,只要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后即可营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针对这些情况,由国家质检总局、国家标准委发布《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》,从今年9月1日起实施。“要求”从经营管理、从业人员、环境及设施设备、服务内容、专业技术、争议和投诉等方面,对母婴保健服务行业的特点提出了要求,填补了相应领域的管理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“要求”的标准属性为GB/T,其定义“推荐性”,即为“国家鼓励企业自愿采用”。“由于缺乏强制性,有多少商家会主动邀约检查、这个标准能发挥多少实质意义?这些问题仍有待观察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说,这种来自制度层面的“他律”虽然是必须的,但到底能否起到真正的监督与保障作用,关键还在于其能否被有关监管部门和经营者真正落在实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参与制定“要求”的广东省妇幼保健协会副主委方邓兴表示,目前母婴保健行业仍存在监管混乱等情况,在“国标”落地之后,预计还会有更严格的行业标准将陆续出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方邓兴说,“要求”并非是第一个针对月子会所制定的标准条例。早在2015年,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就已试运行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和服务指南》,这一标准相对“国标”而言要求更高,如消毒卫生标准是参照三甲医院的消毒要求。若是以此标准对照,目前能达到标准要求的月子会所并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于此类事件,沈立认为,从管理上来说,月子会所一定要有有经验的护士,要加强对护理人员的业务培训,尤其是对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培训,“月子会所没有明确的监管部门,准入门槛低,没有软硬件标准约束。我们考察过好几家月子会所,各种条件的都有,消费者主要靠网上的口碑作参考依据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除了《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》和《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和服务指南》外,业内还有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产后母婴康复机构评审,这是对月子会所作出的权威评级,目前是由各月子会所自愿参评。”方邓兴说,权威第三方机构的评级可以更直观地帮助消费者选择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月子会所属于新兴行业,就像一个新生儿需要专业的呵护、专业的监管才能茁壮成长,应找个办法好好地管起来,培养好。”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院长、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产后母婴康复机构管理委员会理事长徐丛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【责任编辑:王菀】
                相关文章
                你可能还喜欢看
                热点新闻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图片阅读更多>>
                热图
                • 张雪迎尽显朦胧美

                • 《蓝色星球2》的幕后

                • 钟楚曦青春灵动尽显芳华

                • 74届威尼斯电影节将开幕

                青秀H5
                • 地表最强改革小组又来啦!
                  改革红利持续释放中,十九届深改组的首次会议,福利满满,更觉未来可期!
                • 这是一个能将梦想变为现实的节目
                  新无止境,创赢未来。11月19日晚9点,北京卫视《创意中国》为你打开创意之门!
                • 看中国发展如何照亮亚太未来
                  在APEC会议上,进入新时代的中国将如何推动亚太新发展,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。
                1/3
                新闻排行榜
                网评